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博客写的生活越来越多,技术相对的比例越来越少。提前完成了网易的实习之后,其实多了一个保研申请的选择时候。作为一个读研劝退党–虽然还未经历过研究生生活,却被生活打倒,不得不写点东西自勉。

想放弃读研最初的想法是源于大二接的一个项目。在大二伊始,因为没有完美的运气和超强能力落选ACM校队选拔之后,做出了编程生涯的第一次改变尝试,也就是从ACM竞赛选手开始尝试体验一下科研生活。于是查了一下当时任课老师的研究项目,觉得苏卓的项目看起来是最“科研”气息重的,图像,计算机视觉,机器学习–当时正在CV黎明前最后的黑夜,当时最火的是金融工程,大数据分析,而这些陌生的名词给人的感觉是一种与商业完全脱节的象牙塔,让人感觉很是仰慕。

于是我写了一封邮件申请苏老师的研究所工作,很巧当时同班阮同学一起申请了苏老师的研究所,他很热情的招待了我们。初来乍到的一个月我觉得可能是开始了研究生的生活–苏老板丢给我们一本周志华的西瓜书,对于我们来说读起来是十分吃力的,当时我在这个博客中做了很多的笔记,也在不久之后商汤面试当中给了面试官不小的惊喜,甚至差点拿到了offer–如果不是因为大三上课程“看起来”多很多的话。

西瓜书看起来是吃力的,苏老板就开始给我们介绍参与实验室开放基金立项申请。当时5000块对于我们来说还是十分具有吸引力的,但是没想到这个项目成了我退出研究所的一颗关键稻草。项目申请十分顺利–这是学校基金的天然属性,但是对于大二大三的项目参与同学而言,项目工作挤出时间是十分紧张的。我们每周乘着开例会之后的半小时讨论一下这周的进展,没有想到的是,当时随意加在我头上的负责人这个名词莫名的给我真正当上的负责人这个职位,项目的大方向和实践内容文书书写我投入了很多时间,但是想出的很多主意却和五年前论文实现的雷同–于是这个项目经历了几次期中期末考试交流之后变成了文书立项,报告结项。这是我在大学第一次感受到一种挫败感,源自于伟大的构想和划水的实现。

这时候我对于研究立项的好感度变得很低,一方面不像在大一接触的ACM竞赛,是真正攻破了一个个难题,有非常直接的反馈,甚至被ex嘲笑你这个项目有什么用。另一方面立项过程中团队成员想找到师兄帮助的想法,选了一个和师兄研究方向相近的话题,但是实际操作过程当中交流很少,师兄并没有能力或者意愿进行有用的指导。也就是说通过这次科研实践,我意识到了纯研究性工作的直接弊端:直接投入产出比小,研究生阶段同学并不一定像本科同学一样毫无保留支持你。

退出数字家庭研究所是很偶然的一件事,某周三和苏老师申请参加一次研究生的周会,在周会当中郭佳明师兄展示完ppt后,王教授的一句话让我决定退出研究所。“郭佳明你喊本科生帮你标记数据这个方法很不错,以后我们研究所可以多招点本科生来标记数据,而且不用给他们研究补贴。”对此不做太多评价,其实听大我一级的师兄说他同学在网易一个暑假标记了两万张图片,也就是觉得和我当初想进研究所的期望落差很大,于是就开始慢慢退出。研究所内干的不一定是光鲜亮丽的活,可能也是我自我感觉不错,不应该浪费时间。

那么(在国内)读研的收益在哪呢?我认为最主要的是提高学历,在我们研究所内大多数研究生是二本,三本本科毕业,而中大毕业的师姐实际表现的产品产出甚至不如这些二,三本的师兄。那么也就是说对于保研的同学,在保研之后如果没有科研热情,没有学历的提升这样的目标之后划水的概率更大一些。于是这一个收益对于本校保研的同学来说,和同样在公司划水的名校本科生相比,读研三年少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回报。

对于当下的互联网行业就业而言,读研的第二个收益在于转行。除了非CS系同学转CS之外,研究生有更大的比例(部分公司有更大的可能)拿到算法岗位的offer,像网易游戏机器学习部门对于本科生基本不考虑,他们更多拿到的是开发岗的offer。尽管还在实习阶段对于这两种岗位的offer薪酬没有比较,但是很直观的体验是开发岗更有趣,直接面对工程中的实际问题进行调参,而算法岗是对于高层算法的细节进行优化–也就是说开发岗像一个工程师,任务是接触各种各样的业务场景,实现解决方案,而算法岗更像科学家,来提出新的方法,但是就群体水平而言,实践能力较工程师弱。

因为很多算法同学,尤其是搞ai的同学在去年人工智能火了一阵子之后开始眼高手低。有一天我tutor跟我吐槽,说ai组的同学要他先搞一个demo给他玩玩,这之后他对ai组的同学就没有之前神秘的敬仰的。因为人工智能的火热,很多同学(包括我)十分容易沉迷于理论学习,眼高手低,对于深入工程的实现,甚至是基础实践都较浅薄,原因在于项目经历较少,这可能也是新鲜方向的必然发展过程吧。

最后国内读研的收益可能是交际圈的扩大,这个其实也是没有什么优越性的,因为在公司呆上几个月的时间认识的大牛大概率不比在学校认识的少,毕竟计算机科学这个行当火了之后还是有很多教授讲师愿意下海的。

在实验室最后时间,苏老师找我谈话:
“你如果不是上有老下有小急着照顾的话,还是读个研究生吧”
“为什么呀”
“因为你出来工作三年就碰到了瓶颈期,然而读研三年出来你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那读研之后出来三年不也碰到瓶颈了吗”
“额。。你最好还是不要太冒险,走平常人的路会比较好”

苏老师说的没错,出来工作几年技能成长会很快达到瓶颈。但是走向社会之后会面临很多很多尖锐的问题。初到网易的几个星期我其实挺不适应的,因为每天中午大佬们的话题永远是买房。房子车子结婚创业这些压力在离开象牙塔之后必须一步一步的去直面,当然大概率还是需要父母,朋友的帮助。但是在国内学校生活本来就是和社会有一段距离的,生活压力大大小于学习压力的时候可能是有更好的处境去学习,但是对于为什么要学习,要学什么却因为生活阅历的不足而往往有所欠缺。因为到了公司有了产品意识之后才会更有方向的把自己打磨成产品,在学校生活更多的是道听途说。

Geek Still.